《花漾女子》(Promising Young Woman)

by bliphany
255 瀏覽次數

從 2020 年邁向 2021 年的跨年聚餐中,有兩位女性朋友不約而同大推這部電影。

在那之前,我稍微知道《花漾女子》(Promising Young Woman)電影的主題,本來還有一點猶豫。我覺得這樣的故事非常重要,應該被訴說與聆聽,當時的我只是不確定,當真實世界時局已經夠讓人絕望不安時,我是否有想把自己(做為女性)體會「女性在生活中的艱難與不被聽見」這個體感再度調高…

但我很慶幸,最終因為那兩位朋友的推薦,我還是在三月時走進了電影院。

這篇心得是我在踏出電影院的那一秒,前往車站路上及後續等車、坐車時,心緒滿溢而直接用手機斷斷續續打成。我決定維持當時列點的形式呈現。

1. 凱西的故事不斷讓我想到占星語言中,冥王星所代表的意涵。

2. 為了避雷(但我還是會儘量說得隱晦一點),先聊一點我生活中與這故事很共時的事。

這幾天我一直想起《神秘博士》(Doctor Who)裡,第 12 任博士快要重生那一集裡他說的:

良善存在於我們的最終時刻 —當我們在最深的谷底、毫無希望、無人見證、沒有獎賞。美德唯有在極端時刻中才得以彰顯。

Good is good in the final hour, in the deepest pit – without hope, without witness, without reward. Virtue is only virtue in extremis.

《神秘博士》(Doctor Who)

在我著迷《神秘博士》的數年時期中,如果有人問我,我希望打包哪一個訊息帶走,只能一個,那麼我想就會是這一段話。

對我來說,那是也是一個來自「我的博士」(My Doctor,這個用詞常被《神秘博士》的影迷用來稱呼他最喜歡/對他影響最深的那個博士)的一個非常高的期許,也是一個很重的承諾,是一件我覺得非常重要但又無比困難的事。是我永遠也不能真正確定自己能不能做到的一件事情。

在我們舒舒服服的日子裡,在我們能量充滿,或是用身心靈語言說的「高頻」的日子裡,要選擇做正確的事、良善的事,相對容易。那當然也彰顯了我們為人的性格。然而,真正決定我們是否兌現了自我標準,真正說明我們核心質地的-

-是在我們人生最糟的那一天做的決定,是我們在糟糕的狀態裡,選擇對別人做出來的事-

-而那決定了我們是誰。

而且最終,永遠也只有我們知道自己有沒有守住承諾。因為無人見證,我們不能為了事後的說嘴去做,或在做了之後去到處說,因為那些都不是那個決定性的時刻。

我今天走出電影院時,再度想到的就是這件事。

我在想,或許那個決定性時刻不會只有一次。有時候人生是會有第二次機會的。

就像是冥王星的力量來到生命裡,祂問:「你認不認?你現在可以做出一個新的選擇,你的自由意志怎麼說?」

那也是一個(象徵意義上的)最終時刻(final hour)…

3. 在我看來,那也是凱西以一己之力,嘗試在她的故事裡做的事。

3.5. 但我問自己,我們真的有把握在那個象徵的最終審判時刻到來時,做出值得上心中自我期許的選擇嗎?

4. 你說,到底凱西她想要復仇嗎?她真的只是希望那些被她「釣魚」的人對她跪地求饒說:「好,妳對,妳對。」這樣嗎?

我覺得不是。

我覺得凱西她希望的,是這個不值得妮娜的世界不要再那麼麻木了。我們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好睜開眼看一下,我們都做了什麼啊?

5. 在凱西開始她的主線復仇劇情前,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地,她在酒吧或餐廳裡「釣魚」。在我看來,她根本比誰都希望自己失敗。意思是說,或許凱西每次都想著,這週會不會就是那一週,來者真的只是一個純粹的好人,一個真心問她:「妳還好嗎?」而不帶任何私人意圖的人。如果世界上能讓她遇見那樣一個「例外的人」,那麼或許,在某條可能的時間線上,在艾爾犯下罪行之前,有人會站出來說:「我們這樣不對。」或許有人會試著做些什麼正確的、良善的事情。

5.5. 但她沒有等到。

6. 其實在凱西的主線復仇劇情中,她也幾乎從未真的在做我們理解意義上的「復仇」之事。在我看來,她設計的每一個橋段都是一樣的,她想問:「你/妳能不能清醒一點,看看我們當初都做了什麼?」

7. 唯一讓凱西顫抖著說出原諒的是那個律師。他之所以得到那句「我原諒你」並非是因為他向其他人一樣,過度自我防衛地說:「好嘛!那妳對妳最對!(離我遠一點)」他只是因為有一天突然清醒過來而崩潰了。

在那個場景裡,那位律師其實是在向凱西要求東西,但他也是唯一一個跟凱西達到某種和解的人。因為唯有他的痛苦是源於他真切理解到「在妮娜身上發生了什麼」,而非「我被倒楣地掃到颱風尾」。唯有當他不把妮娜的事件視為一個自己能保持「安全距離」的案件或麻煩時,唯有他真的把妮娜的事件視為一件真實發生在真實人類身上的事時,他才體會到那種痛苦,他才有可能接近對真相的理解一些些。

8. 至於主線復仇劇情中的每一個目標,他們每個人各自在妮娜的事件中雖然都各自扮演著某個角色,但串起來,其實也就是這個不值得妮娜的世界。

【以下兩點最接近雷】

9. 至於那個特定角色,嗯對,就是那個角色。

我依舊相信他在前段故事中的所作所為是真心的。不是技巧也不是手段。他展現出的愛慕是真的。尊重也是。

或許七年的時間能讓一個人變得成熟,能讓他學會很多真正重要的事情。或許,世界上有些人對於自己所愛慕的女人就是能比較尊重,就像那些,無論如何似乎也總是尊重自己妻子與母親的「好男人」。就像那個當初侵犯妮娜的前途似錦醫學生,他也是那樣把未婚妻放在女神的位置上愛著。

但業力是會回來的。

一個人可以成長了、成熟了,他可以在世界上找到一個他願意當做一個人對待、甚至奉若女神的女人。

但業力是會回來的。然後,當人被給予第二次機會做選擇時,他依舊出於自由意志選擇了殘酷、傷害他人以自保、不認帳-

-那就決定了那個人是誰。

0. 當劇情走到後面那個轉折時,嗯對,就是那個轉折。

我坐在電影院裡內心尖叫著心想,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劇情走到這樣的地步,卻有兩位女性朋友(她們的性別敏感與故事品味都是我信任的)推薦我這個故事?

但是啊,我其實又懂。

我內心尖叫還是沒有停,我不願意要這樣的世界。

但我其實也覺得,那就是凱西七年來經歷一週又一週的輪迴,賭上一切,她真正想要的,她認為自己所能盼望到最好的結局了。

當一個角色要得那麼狠、那麼決絕,最好的編劇也只能讓她。

她曾經想留住的,這個世界不值得。

她想要的,這個世界聽不懂、給不了。

但她最終還是要到了。就像她一開始以自己為餌,要讓那些男人「聽到」、「懂得」她要說的事情一樣。她要讓世界「屈服」的方式,也只能是以自己做代價。

我只希望在整個故事裡,能更早一點知道她完整的名字,那樣就更好了。


我是誰,決定了我立足何處。

我立足何處,就是我的死亡之地。

我會那麼做的,因為那是我能做到的最好了。

我會站在這裡,直到我因此而死為止。

你有一天也會死的。

你想要為了什麼而死?

Who I am, is where I stand.

Where I stand, is where I fall.

I’m going to do it. Because this is the best I can do. I’ll stand here doing it till it kills me.

You’re going to die, too. Someday.

What would you die for?

《神秘博士》(Doctor Who)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的文章

留言給我

本網站使用 Cookies 改善使用體驗,若您願意接受 Cookies 寫入,請按同意。或您亦可在瀏覽器中設定隱私權等級為高,但可能導致網站某些功能無法正常執行。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