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天清晨,第一道光降臨時,望向西方 –《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

by bliphany
284 瀏覽次數

在《魔戒》故事裡,我最喜歡的族裔就是洛汗國了。

其實電影跟原著小說相比,有蠻多劇情相關或甚至角色分工上的改動。考慮到原著人物眾多,電影或許也僅能集中發展幾個主要角色,還有需要配合影視敘事特質做些更戲劇化的調整… 等因素,相關更動我是都還蠻可以理解的。

故事中,洛汗國國王希優頓受奸臣巧言的言語蠱惑,頹廢不起。在原著小說裡,因為那真的是一個非常絕望的時局,過往所有美好存在都已經要逐漸離開中土世界了,艾辛格跟魔多的陰影又步步進逼,加上國王也已經老得不行,所以巧言利用言語所做的事,其實也就是強化那股恐懼,讓老國王在絕望中枯朽。

小說的版本是,甘道夫等人來到洛汗,隔離巧言對國王的影響。甘道夫並給了國王許多建議,就像奇幻故事中,智者總會為角色帶來勇氣跟智慧一樣,國王聽取了甘道夫的話,在極度絕望中,依舊站起來,決定去做身為國王應該做的事。

國王把原本被自己囚禁的姪子伊歐墨放出來,帶領所有的洛汗戰士前往 Helm’s Deep。那是洛汗重要的軍事據點,他們要率先據守,以便更好地對抗,擊退即將進攻的艾辛格軍隊。在後來的攻城戰中,也沒有什麼精靈長弓隊來幫忙,一起幫忙守城的是樹人的一支,以及洛汗人被圍攻得很辛苦之後,甘道夫帶來的另一支人類部族救兵。

我比較喜歡小說這版本的地方是,這整個戰役都是一個國王在清醒之後的決定。他原本可以選擇閉著眼睛,在絕望中讓主權與王國被侵吞,他睜開眼,面對的也只有灰暗的圍困之戰而已。他已經老了,所有榮譽也好,信諾也好,都只是舊時代的殘影。但他還是選擇睜開眼睛,騎上馬,帶著眾人為了保護與據守的意圖,自主地前往 Helm’s Deep 迎向戰爭。

比較喜歡小說版本的有些人會說,這原本的版本更好地呈現了人類(做為魔戒聖戰之後,將繼續留在中土世界生活與治理的群體)的韌性與力量。

除了這點,這版本還有一個我也比較喜歡的地方是,魔戒做為一個魔法外掛開得很謹慎的奇幻故事,國王的前後變化是基於一種,在我們的世界也說得通的心理因素,也就是說:他到底要聽從巧言的話語,或是甘道夫的話語?

這與故事想呈現的人性品質,以及如何面對古老魔法的凋零消退而繼續生活… 等主題都有更強烈、一致的連結。

在電影裡面呢,或許為了戲劇化的緣故,或許是為了讓情節更「好看懂」,希優頓國王驅逐姪子伊歐墨、放任巧言管事… 等作為,都比較像是被薩魯曼的巫術影響。來到洛汗的甘道夫協助國王的方式,就是對他進行「喝斥」XDXD,最後隔空把在艾辛格「遠端遙控」的薩魯曼打飛,然後國王就醒了。

至於後面接續的 Helm’s Deep 戰役也被改編成,希優頓國王並非是要主動出擊,而是希望讓人民避戰,要姪女伊歐玟帶著婦孺老人前往易守難攻的 Helm’s Deep。甘道夫不同意,但無法插手國王的事務,所以自己離開先去搬救兵,也就是被國王放逐的伊歐墨等一隊精兵。

在離開前,甘道夫留下亞拉岡等人協助國王,並對亞拉岡說,不管再如何絕望,都千萬守住 Helm’s Deep,直到:

「第五天清晨,第一道光降臨時,望向西方。」

後來 Helm’s Deep 真的守不住了,亞拉岡建議國王,跟他一起殺出去(在小說中,這則是國王自己的決定,可以發現電影把比較多正面品質都集中到主要角色身上了),一隊人孤注一擲地衝出堡壘時,正好是第五天的清晨,亞拉岡想起甘道夫臨走前說的話,往西方看去—

— 晨曦的第一道光降臨,跟著出現的是依約回返的甘道夫,帶著一隊被放逐的精兵。

伊歐墨他們始終對國王效忠,一知道國王恢復神智,並且迫切需要他們時,便馬上前來保衛國王。最後也因為這一支騎兵的加入,洛汗國守住了。

我特別喜歡電影這邊的改編,一方面當然是因為,這句戲劇化得剛剛好的台詞,加上伊歐墨領著洛汗騎士在太陽升起時的衝鋒畫面,真的是二部曲非常感人又經典的收尾。

另一方面,我也很喜歡那種,懷抱著希望堅守,相信轉機始終會到來,而正是因為堅守所以盼到了希望,這樣的寓意。

電影版的國王因為陷入絕望,把自己最強有力的騎兵隊給放逐了,不也很像是我們在生活中陷入無助感時,很容易對自己做的事嗎?

但正是因為放逐了伊歐墨,國王才更沒力量,更加坐實了自己的絕望。這時,他聽從甘道夫的建議,醒了過來,才發現自己無意之中犯下的錯誤。

但乍看之下,清醒對他也「沒什麼好處」,他只能先用自己還擁有的擋一陣,在也已經守不了多久的堡壘裡困頓。

我有時候會想,在類似覺得絕對沒有其他可能了的時刻,如果能給自己一個盼頭,或許就有可能再多守一下下。而一下下,很可能就是最終轉圜的契機。

國王清醒了,才發現自己把騎兵放逐了,才發現自己坐困愁城的窘境,這時應該會很想再睡回去吧。

但也因為國王清醒了,國王的騎兵也一定已經在回返的路上了。

用讀故事的語言來看,國王是自我的話,騎兵就是我們內在能生出力量、想到妙計、連結資源、保衛殺敵的阿尼瑪斯了。

在感覺漫長的黑夜無法穿透的時候,如果能跟自己說,我現在就用一個圍城的方式清醒警覺地堅守下去,不求馬上打敗眼前的問題,也先不過度嚇唬自己,彷彿馬上就要被眼前的問題打敗。等到第五天太陽升起時,適當的方法、轉圜的餘地、那一支自始至終都忠實於我、為我所用的內在騎士(如果你像我一樣,也可以把他們想像成洛汗騎士哈哈)就會出現了。

感覺人生也變成史詩級的鉅片!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的文章

留言給我

本網站使用 Cookies 改善使用體驗,若您願意接受 Cookies 寫入,請按同意。或您亦可在瀏覽器中設定隱私權等級為高,但可能導致網站某些功能無法正常執行。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