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擁有改變真實世界的力量,這機會轉瞬即逝,無論你選擇做什麼,把握時間 –《好預兆》(Good Omens)

by bliphany
229 瀏覽次數

因為跟朋友相約的尼爾蓋曼故事聚會,我在五月時又複習了一次《好預兆》影集第一季(順便為迎接第二季預備!)

前幾次觀影時,我沒有特別留意,這次,這句話卻拉住了我。我很喜歡這段話,我現在覺得,這是對人類擁有自由意志非常精準的一個描寫。

在這句話的場景裡,11歲的撒旦之子亞當沒有讓末日照計畫發生,惹怒了他靈性上的父親撒旦。眼看撒旦就要來打小孩,好不容易阻止的世界末日也即將重啟,正當一切希望消逝,惡魔克羅里暫停了時間…

在那短暫的時空口袋中,克羅里向亞當展示了時間,還有選擇。

//

對於像撒旦之子、天使與惡魔…這樣的超自然體來說,他們的存在(不出意外的話)是無時間、是永恆的。對於到訪生命不久,尚未習慣時間限制的孩童來說,他們的存在,也是永恆的。

這時,在撒旦抵達前出現的這個暫停,暗示的正是時間不可避免之流逝、與那流逝的急迫性。

(「時間很快會重新流動…」)

做為一個人類活著,便是進入時間,進入有限。

選擇也是如此。

「選擇」在定義上,本身就是從無窮的潛能中,帶著意願進入有限。看似是放棄了無限可能性,但也是藉此有限,事物才能真實在世界中發生。

(「真實世界現在會聽你的… 你能做出改變…」)

所以,亞當面臨的問題是,他打算在這有限的時間裡,運用這能力來做些什麼?

(「無論你選擇什麼,你能做這件事的時間都很短暫…」)

撒旦要來教訓不服從命令的孩子。天使阿茲拉斐爾要惡魔克羅里想想辦法,最終,克羅里並沒有想出什麼一彈指拯救世界的妙法…

他向人類養大的孩子展示了時間的短暫,告訴他,你如果想改變正在發生的事,你需要做選擇。

(「把握時間。」)

//

選擇是有限的,也因為即便是做選擇的人,也無法預測、無法控制選擇帶來的結果。

在故事中,亞當與生俱來的能力,就是能下意識、按照自己期望隨手改變真實。例如讓地獄惡犬變成可愛的小型狗、讓核電廠的燃料憑空消失、讓鯨魚向捕鯨船復仇、讓亞特蘭提斯重現世界…

做為撒旦的孩子,他能把世界當玩具擺弄。然而,那樣的能力無關真正的選擇。

或許真正重要的、真實的選擇,就像希望那樣,是未知黑暗中的一次出擊。

或許人類擁有自由意志的意思,不是我們心嚮往的都能輕鬆成真(祈願天使降福、與惡魔交易、仰賴強權/人…)

人類擁有自由意志的意思只是,無論時間多麼短暫,我們始終有選擇。我們無法預知結果、難以控制每一個細節的發生…

但我們在這短如彈指的時間裡,依舊擁有選擇。

//

亞當做了選擇。他對撒旦說:「你不是我父親。」

撒旦之子能扭曲真實世界,他用那樣的能力,改寫了自己的根源。

在劇情層次來說,亞當取消了與他生命相繫的滅世任務,同時也取消了他未來能繼續「確定地」「壟斷」輕易撼動世界的力量。

他變回人類。或是說,他自始自終都是人類。

我很喜歡這個聰明的寫法,感覺帶點薛丁格之貓的風味。正是在那有限的時間、有限的選擇中,亞當同時擁有、卻又不佔有改變世界的能力。

在象徵層次來說,這場景也回應了小說與影集都提過的,在人類歷史上那些重大的勝利或挫敗,都是肇因於人類(並非絕對的惡、或絕對的善,而只是人類而已)在短暫一瞬做出的選擇。無論我們要將那理解成關鍵時刻的短暫、或人類生命的短暫,應該都說得通。

//

有趣的是,在故事最後,我們彷彿看見人類之子亞當依舊擁有改變部分世界的能力。

我很喜歡這個結尾。

雖然亞當不再能心念一動拯救世界上所有被濫殺的鯨魚、或因為覺得這樣好或壞,便將世界砍掉重練、一磚一瓦都依照自身欲望打造。但他能讓自己生活、成長的地方變得更有趣美好。

我覺得,這故事好像也想提醒我們這個。所有只基於價值陣營選擇,卻忽略、甚至輾壓真實生活的「拯救世界」宣言,其實都是過度浪漫化、危險、違反生命的。

11歲的人類之子亞當,他與被趕出伊甸園的人類祖先,共有同一個名字。無論被迫或自願,他們同樣都離開了靈性上「哺乳」自身、讓他們能僅僅是仰賴便同享無限權力的父母,成為人類。

成為人類的意思是,我們只擁有如此短暫的時間,我們能做出的影響如此有限,我們的自由意志總與他人的自由意志彼此糾纏,以至於希望總與絕望相伴而行…

以至於在某些時候,人們除了選擇似乎一無所有。

但在另外一些時候,人們似乎一無憑恃,卻依舊還有選擇,以至於即便是創世之神袖手旁觀的滅世前夕,居然都能有所轉圜。

— 寫給未來的自己。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的文章

留言給我

本網站使用 Cookies 改善使用體驗,若您願意接受 Cookies 寫入,請按同意。或您亦可在瀏覽器中設定隱私權等級為高,但可能導致網站某些功能無法正常執行。 同意